Category: 生活

Good Friday

今天是Good Friday,是一个宗教节日。 从维基上抄一段过来: “耶穌受難節,是基督教信徒纪念耶稣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受难的日子,是復活節前一个星期五。据圣经记载,耶稣于公元33年猶太曆尼散月十四日上午九时左右被钉在十字架上,于下午三时左右死去。耶穌唯獨吩咐門徒要紀念他的死亡。(路加福音22:19,20)” 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队人走过,感觉挺有意思的。 头前是一辆警车,后面是一辆面包,上面应该是放着音箱功放之类的,开得很慢,有一个女士拿着话筒跟在后面唱着,曲调很有宗教味道,但是歌词完全不懂,不知道是什么语言。后面有穿着各色袍子的男男女女,大概有50人的样子,有的手里拿着书,有的手里捧着的像是歌本,跟着唱着。中间有一个举着一个大木牌上面画着像是耶稣,还有一个肩扛着十字架走在中间。 当时看着怯了,也没拍照。 在网上找了找类似的照片,貌似我看到的是很小规模的游行了。 网上的一张照片: 照片来源 想想自己没有宗教信仰,少了很多体会啊。

3.17 照片

春假也没出远门,算是好好的休息了一回。 好歹在放假快结束的时候出门透了透气。

龙年快乐

Happy Chinese New Year! 今天这边下雪了,到这里之后见到的第一场雪。上午出去走了走,胡乱的拍了几张照片。刚过来这边,每每看到有人在给动物喂食就感觉很有爱,尤其是在这样的大雪天。 就要到龙年了,希望朋友们平安快乐,希望家里一切都好。

2011年12月28日

明天去上海,后天飞美国。 在家半个月,休整和陪陪家人,下个月就要开始读书了。 工作一年半,回到学校之后,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找回看书的感觉。 希望以后能有一些想法记录在这里。 iOS还要继续玩,Computer Vision是自己以后的方向,也可以在这里边学边记。 懒了一段时间,2011就以这篇收尾吧。

没有想法

不知道是不是Coder的职业病之一,编码久了,脑子反而越来越呆了。很怀念大学时候做证明题的感觉,似乎只有在那种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在思考。 编码的时候,大多数情况下,运指如飞,却感觉不到思维的活动。好像那些动作完全出于本能。曾经我还对此无比地羡慕。直到看到车间里目光呆滞的熟练工,才忽然觉得Code Monkey这个词如此的形象。 难道我的工作只剩下无趣了?也不尽然。有时候我会思维敏捷地找出一个解决方案,然后完美地实现它,之后再细细地品味这点来之不易的成就感。很酷!不是吗?这点珍贵的成就感几乎是我热爱coding的全部理由了。 不得不承认,目前工作中所涉及到的大部分编码是不需要考虑算法的,不需要小心地构建数学模型,然后艰难地去回忆仅有的一点数学知识来解决它。那么我们面对问题做了什么?我们也解决掉了问题,不是吗? 是的,我们BrainStorm。老外喜欢说BrainStorm,头脑风暴!又一次很酷!不是吗? 当然,平民化的说,这个就叫做”拍脑袋”。凭的是经验,靠的是直觉。 本来嘛,做程序和做其它事情没有什么区别,逻辑清晰的人只要会编程语言就能写程序。不需要思考,只要按照逻辑想想,大多数问题都是迎刃而解的。如果碰到了绕了点弯的问题,那恭喜你,又可以享受一次久违的成就感了。 面对这样的工作,怎么会让人有想法呢?需要来一点刺激的,让我可以坐下来静静地考虑,慢慢地回忆过去所学,一步步地设计解决方案,证明它是有效的,再加上经验丰富的地道的实现,这才是Programming。

咖啡馆的小民谣

一直喜欢听点小民谣,基本上就是那种光听着调调就挺有味道,只看看歌词也特有感觉的东西。 听说刘2这个名字还是在大学的时候,同所有有着国人劣根性的P民一样,习惯于在网上找mp3。同时作为一小撮别有用心的群众,还总能找得到。那段时间李志挺火的,于是就不停地听他。后来实在是烦了,便开始搜寻其他家伙。当时听的是刘2的《北京的雨季》,有几首感觉不错,西北偏北,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独白,还有少年时光。 在douban上晃荡着看见有刘2的演出,也是一时兴起就买票去了。头一次去小民谣的现场,一个小咖啡馆,地方不大,灯光温柔。门口查票的男生很腼腆,女孩儿很漂亮。还从来没有像这样排排坐着看演出,第一感觉像是在听报告。 2哥很可爱,提着琴上台也没多话,直接开唱。现场的琴声确实更舒服,人声也更真切。整场感觉很平静,非常舒服。唯一的遗憾,我很期待有可以一块儿合声的时候,但是貌似气氛差了一点点。 独立音乐不好做,现在想来看一场演出的花销也不大,如果有机会还是去到现场更过瘾啊。

2011

2011年到今天也快过去半个月了。 转眼毕业已经半年,下面应该怎么走,虽然不是清晰,但是总算有个大概的方向了。 行业还是一如既往,每次看看新闻都能够感觉到那股浮躁劲儿,还是该要静下心来思考才对。 从心所欲而不踰矩,离七十尚远,但还是向往这种状态。

信仰

到如书店、图书馆这类地方,都能待上很久。就从书架旁边,沿着一排一排的书,扫过一排排的名字。多数的名字是熟悉的,但熟悉的名字里几乎没有看过的。每当这种时候就感觉自己打根儿上还就是一假文青,不知道当年自个儿还处于发育初级阶段的时候,如果好好改造,是不是能弄出个小文艺青年来。 周末的时候去逛了逛书店。自打工作后看书也少了,和在学校里的时候差不多。我还真是想不透,看到一排排书的时候那么冲动,怎么到了手的时候就冷淡了呢?看来YY也会伤身的,而且还伤得挺深。 书店里待了好一会儿,最后一阵冲动,买了本老罗《我的奋斗》。最初知道老罗的时候还就是听着了他在老东家的那些个段子,说实话,一个都没记住。后来就是听说牛博,到他的演讲,包括最近的《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》。演讲都很给力,很好很励志。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掏钱买了他的书,这二十来块钱没有用在邪道上,这个世界又美好了一点点。 书总体没有演讲那么励志。看到一大半,我就知道我又冲动了。老罗是很实在的人,写的东西很诚恳。但是,不是我想要的。固有的思维模式永远走在所有想法的前面,现在我知道,我不该去奢望看到一个多么精彩的故事,但是故事确实的平淡也让我确实的失落。但是,我又在期待看到什么呢? 或许是这种故事?一个伟大的人物都得经历过伟大的苦难,然后再鼓励着伟大的人民走向光明。这显然不是老罗了,这种陪伴我们成长的故事已经影响了我潜意识中对领袖的定义,而我们所处的时代,是不是太缺乏青年人的精神领袖了?凡人都需要一个信仰,凡客也是,而我和你一样,我也是凡客。 80后迷茫着,我们在迷茫什么?迷茫是由于没有方向。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一杆可以跟随的旗帜。那可以是很多人共同的一个目标,可以是个人长远的理想,当然那也可以只是一个简单的愿望。无论是什么,只要找到并且坚信它,它就是前行的方向。 坚定者脚步铿锵,徘徊者步履茫茫。